苑璃

他在干什么!三笠的心脏颤动地比之前更厉害了,左脸与不知道是不是手指进行的摩挲所带来的瘙痒让她莫名有些呼吸困难,身子也不由控制的紧绷起来。与她的侧脸摩挲的手指并不细腻,相反粗糙得很,就如处在细沙堆中产生的摩擦——既没有尖锐的疼痛,又并不代表没有感觉。
       15岁的三笠姑娘在15年的生涯中,见过的异性不少,但真正接触过的异性屈指可数,哪怕是艾伦,他也从来不会这么亲昵地捏捏她的脸,摸摸她的皮,当然,与别人打架斗殴不算在内。
       于是还可以称之为纯情的三笠现在有些呆住了,当然,这里姑且代表脑神经呆住了,毕竟她的身体因为受伤正处于沉睡之中,本来就是不能做任何动作的。
       依依不舍地缩回了手,利威尔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就像是有精灵在施法吸引一样,情不自禁地昏了头,回过神来,利威尔开始胡思乱想:
     “她似乎已经有了意识,有没有觉察到我刚才的小动作?她会不会认为我很奇怪,是个不检点的人?”想着想着思绪又飘到了别处:“难道我只能沦落到这样偷偷摸摸地亲近她了么?她最在意的是艾伦那个死小鬼吧……”
       这么一想,利威尔便落寞了起来,不得不说恋爱会让人智商下降,变得多愁善感,即便是兵长这样的中年铁血男人(1米6)也不例外。
         空气中弥漫起了安静得可怕的尴尬气味,三笠心里正纳闷他怎么没声儿了,接着便听到一声轻咳。
    “好好休息。”
     然后是熄灯声,脚步声,关门声,最后归为虚无。
     这一刻在瞬息之间发生,又在瞬息之间落下,像是一种错觉。
    只有利威尔知道,他离开得这么着急是因为感到不知所措,进行不下去了,他不明白怎么和躺在床上的女孩子相处,这种心痒痒又碰不到的烦躁折磨得要使他发疯!
   “好好休息。”
    利威尔走前轻声说了这句话,他的声线极富有磁性而又能诱惑人心,不飘不散地萦绕在三笠耳边,她从未觉得那矮子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现在却奇妙地深陷其中爬不出来。
        三笠困惑极了,今天的利威尔有太多反常之处了。
        “好好休息。”
         这个声音仍蛊惑着三笠,渐渐地,大脑开始昏昏沉沉,困惑抵不住困意,没了意识。
     一夜无梦。


隔了两个月又写了一点点……不知道有没有人还记得( 。ớ ₃ờ)ھ。

接上。(-ι_- )刚刚来这里还搞不懂怎么玩……
每次一小段,一小段……